中原领先的市场调研、第三方评估和大数据服务提供商
ZHONGYUAN

数说中原

疫情下的河南农村篇五:乡村企业家

视群集团    2020-03-06    浏览143次

乡村企业承担着农村发展与城市接轨的重担,2019年6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指导意见》中提出:“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是解决农村一切问题的前提。”为深入了解疫情对乡村企业的影响,本次调研我们小组选择了信阳、周口、巩义的4位乡村企业负责人进行访谈,企业的经营范围覆盖种植加工、制造业、农村休闲旅游、食品生产等不同领域。通过访谈我们了解了疫情对不同乡村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企业预期损失及追回判断、应对疫情的自救措施及期待的政策支持等,同时还关注了企业家个人生活状态变化及对政府防疫措施的感想等,试图呈现疫情影响下河南乡村企业的全貌。

(一)外出受限、生活物质无太大影响,精神面貌整体乐观、无沮丧、悲观情绪。

经营养殖、种植、销售、加工、休闲农业企业的信阳息县汪女士说到:“目前村里交通全封闭,各村之间均设有卡口,若必须要外出购买必需品需要村里开证明、乡里盖章等层层审批才可以出去”。生活物品方面受疫情影响不大:一方面疫情发生春节期间,有较多物质储备且也允许去超市购物,虽然供应物质会少一些但基本可以保证,蔬菜水果价格略有上涨在可接受范围内;另一方面,农民有种植的菜园子也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影响。

各被访企业家精神面貌整体乐观,未出现沮丧、悲观情绪。周口的马先生(经营食品生产)比较乐观,认为虽然在外出有受限制,同时也增加了更多与家人相聚的时间,幸福感更好一些;信阳息县的汪女士则谈到“目前比较乐观,在此期间思考如果通过努力解决企业问题,毕竟企业需要自救”。巩义的周先生(制造业)表示“经济压力小,平常心态看待这次疫情”。

(二)乡村广播宣传、入户登记等防疫措施到位、村民认同且配合度较高。

信阳息县的汪女士说到“所在村的垃圾清理做的比较好,乡村建设的污水污物政府做的都可以;武汉人员回来的话就直接隔离了,需要每天上报体温”。周口的马先生表示“村里广播宣传疫情事项、入户调查登记、强制性限制人员流动聚集等防疫措施到位”。

谈及村民配合程度,被访企业家均认为整体配合度较高,但部分人员意识薄弱,会出现在村庄内串门走动的情况。

(三)面对疫情,中小型民营企业影响较大,均未复工。

因交通限制、人员管制等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企业无法获得上游原材料、工人未到岗复工、产品生产及销售停滞等。

信阳息县的汪女士的企业主要是经营养殖、种植、销售、加工、休闲农业为一体的乡村企业,企业规模(15人左右)。企业经营种植的有大棚蔬菜、养殖水产鱼及鸭、加工鸭蛋、休闲农业等,目前大部分业务均处于停滞状态,无法开展或者产品无法外销,汪女士表示“正常情况下,春节这一季度的话应该会有几十万收入”。但受交通运输、疫情(无法保证养殖户那边没有感染病毒之类的)及加工产品无法外销资金流转困难等影响,导致在原材料供给、采购加工、产品销售给居民及超市的供货等受到影响处于停滞状态。

巩义周先生的企业主要是生产铝板铝箔,企业规模大概200人左右,年收入在7~8个亿,销售和采购部门已于2月13号复工。谈及原材料供给、产品生产及销售影响时说到“企业需要从甘肃陕西玉林进铝锭铝原材料,目前受交通影响原材料无法供给,生产部分无法复工,进而影响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巩义安先生的企业主要经营农作物种植、农副产品加工、销售及农业休闲观光服务等,目前正处于发展建设阶段,正式员工7人,大部分困在外地家中,只有两三个人在准备图纸等项目资料,实际生产经营活动未开始。

周口马先生的企业主要生产肉夹馍及肉饼等,员工6人,主要销售给学校、小吃摊位、服务区等,因学校未开门及不允许人员聚集等造成产品销售停滞。

(四)乡村养殖、种植、销售、加工、休闲农业较工业制造企业受疫情影响突出但乐观,估计年内能追回损失。

信阳息县汪女士说到“若疫情时间再长的话,损失会比较严重,因为春节期间属于销售量较大的,预计销售至少50%的减产及50%的减产收入;目前是有成本支出但无收入,成本支出体现为银行的贷款利息、熟练工人的基本工资、周转的养殖成本等”。其他三位企业负责人则表示企业处于停业状态完全未生产因而全部减产。

在说到未来预期损失是否可以补偿追回时,信阳息县汪女士表示若资金问题可以解决,她想通过扩大产量、增加加工量和销售量来实现年内补回损失;巩义安先生期望通过增加销售额补回损失;周口马先生则从产品本身出发,希望增加一些多元化产品及增加销售渠道。

经营铝制品的巩义周先生则干脆说“目前企业压力不大,因为一方面企业无较多银行贷款利息的压力;另一方面采购和销售部已经开展采购和客户沟通方面的准备工作(材料的预定以及订货),可以在交通恢复的时候立即进行买卖交易,所以生产可以尽快恢复,同时也因为制造业的特殊性,产品不会有保质期,不像食品加工业,时间长了食品就坏了”。

五)企业视自身能力采取不同措施自救。

信阳息县汪女士说“企业目前已制定自救措施:水产方面在做一个项目,找的大学院校的技术合作,疫情结束后就准备开始实施,若项目审批及时今年还能再做一些生产,希望项目审批方面能够优化审批流程加快申报项目的审批”。

巩义的周先生表示目前企业虽然停滞,但原材料及销售方均为国企,且企业贷款较少,在疫情期间损失不大,主要通过树立信心、加强企业管理来提高企业效益;而企业处于建设阶段的巩义安先生则说“目前没有详细计划,只能根据疫情发展开展相应工作”;同时周口马先生的企业因规模较小且原材料为面粉肉类生活基础品,整体受疫情影响较小,下一步计划等疫情平稳人员可以正常流动再开始正常生产,暂无其他自救措施。

(六)乡村企业均希望在资金、复工审批方面给予有力支持。

为助力企业复工复产,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措施措施,如增加贷款额度、减少房租及保险、降低税费等。因为中小微企业的特性,缺失企业融资担保、抗风险能力差等,较难以正常融资。在面对这些政策,汪女士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汪女士希望相关增加贷款、降税降息等等红利政策实施能够得到有效落实、从实际出发、实施及时,简化审批手续、流程等,真正的为乡村企业解决燃眉之急。

此外,乡村企业家还表达了乡村企业的以下特点和期望:

1.乡村企业带动了农村的经济发展,基础比较薄弱,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信息对称,实现供需平衡。

“乡村企业基础比较薄、产品比较单一,建议各个乡村企业联合起来与政府或供销社、电商平台等有序对接,按计划生产不能盲目生产,形成真正的供求关系,如现在出现花钱买不到产品但同时又出现产品滞销的情况”。

2.乡村企业位置相对偏远,在管理能力、资金、吸引人才、运输方面偏弱,容易调整但抗风险能力整体较弱。

“乡村企业位置比较偏远,在人员的配备和管理方面等存在问题,很难吸引优秀人才(毕竟位置偏僻);遇到风险时小企业会很难生存,希望政府在针对乡村企业方面能有一些政策倾斜且更有针对性扶持,如市场监管方面能够从实际出发不一刀切”。

“乡村企业资金实力不坚强,希望本次疫情措施方面不要盲目一刀切,而是按照实际情况或企业情况复工复产”。

“希望针对农产品销售在线上物流这一方面打通一个通道,降低物流成本(目前物流成本比较高);资金方面则增加企业贷款,可对园区设施及休闲农业基础设施方面加大投入,建设美丽乡村,更漂亮一些”。

经3月2日最新消息,多名乡村企业家表示所在地已经开始逐步恢复交通,他们正紧锣密鼓、信心百倍备战生产和复工。

疫情防控是一场全民总体战、狙击战,期间每个乡村企业在以自己的方式支持、参与、忍受、牺牲,跟踵而来经济战,更是乡村企业家们大显身手的时候,我们期待乡村企业家们把逝去的时间追回来,把失去的产能、停滞的流通、百姓的信心迅速涨起来,使乡村经济建设再上新台阶我们相信,疫情终将过去,中国经济终将复苏!

武汉加油 河南加油 中国加油!



研究小组成员:马丽芳 申晓鹏 周宾宾

访谈时间:2020年2月21-24日

上一篇疫情下的河南农村之“教与学” 下一篇村干部视角下农村受疫情影响情况访谈报告
视群集团微信公众号视群集团微信

联系视群

中原领先的市场调研、第三方评估和大数据服务提供商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丰产路34号大方商务
13937178008
0371-65957201 65956916
0371-65957201
smr@shiqun.com.cn

关于我们|新闻|联系方式© 2017- 视群集团 版权所有. 豫ICP备16001771号-1. 网络支持:思创网络